bet365在线投注 bet365娱乐场投注 bet365网上投注 bet365正确网址 bet365最快备用网址 bet365备用网址下载器 bet365娱乐场150 bet365官网备用网址 bet365日博博彩官网 bet365官方网 bet365官方网址 bet365是什么网站 bet365娱乐城官方网址 bet365合作伙伴 bet365网址器 bet365网址是什么 bet365备用js8s提供 bet365注册开户 bet365体育注册 bet365注册js8s免费 bet365娱乐城开户 bet365在线开户 bet365体育在线l bet365体育在线直播 bet365娱乐场js8s bet365娱乐场网址 bet365娱乐场主页 bet365娱乐场玩法 bet365提款快吗 bet365投注限额 bet365手机投注网址 博彩公司bet365 bet365是什么 bet365的官方网址 最快bet365 bet365娱乐场亚洲 bet365时时彩网站 bet365最新网址 bet365滚球 bet365备用js8s官方 bet365在线 bet365足球直播
运动会 - 大众网读书频道
第2节 运动会

 多多走了,贝卡总是失眠,她又开始对着爸爸买的草莓娃娃发呆了。

就这样,贝卡混混沌沌地过了一个月,直到有一天放学的时候,周莉背着书包挡在贝卡的面前。

“你现在好像非常落寞,难道你的草莓精灵不要你了吗?”周莉得意地笑着说。

“她没有不要我,你别胡说!”贝卡愤怒地望着周莉,“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揭别人的伤疤?”

“哈哈!那个草莓妖怪就是不要你了!她根本就不是什么精灵,我们苦瓜才是精灵,她们那些蠢蛋怎么可以自封为精灵?小女孩,你别总是念着那个草莓妖怪了,跟着我们到苦瓜城堡来吧,我们会好好地款待你的!”贝卡的耳朵里竟然出现了苦瓜妖的声音。

“草莓精灵不是妖怪,你们才是可恶的妖怪!我才不会跟着你们去苦瓜城堡呢!”贝卡坚定地说。

“我真想不明白那个草莓有什么好,为什么你会对她这么念念不忘!她现在不是狠心地将你抛弃了吗?你看我,我现在已经是苦瓜精灵的徒弟了!”周莉说。

“周莉,我警告你,还是少跟苦瓜妖搅和在一起,你跟她们在一起,你总有一天会迷失心智的!”贝卡说。

“哈哈!你还是先救救你自己吧,现在迷失心智的不是我,而是你,你看你现在,都已经成行尸走肉了!天天都在念着那个草莓,连学习也顾不上了!”周莉说,“告诉你吧,第六单元的试卷已经改好了,昨天老师还叫我帮她改呢!你知道为什么老师不叫你去帮忙吗?那是因为,你考试考得一团糟,竟然连八十分都没有考到!”

“你挡住我的去路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贝卡强忍着眼泪,不让它们掉下来。

“不止这些,我还想告诉你,假如你不加入我们的行列,不去苦瓜城堡修炼,我将在过几天的运动会上好好地收拾你,你信不信?”周莉威胁道。

“笑话,你收拾我?你凭什么收拾我?”贝卡说。

“哈哈!她当然可以轻易地收拾你,因为,她已经成为我最得意的门生,对付你绰绰有余!”苦瓜妖从不现形,但是,却无处不在。

贝卡没有回答她们的话,径直向前走,她实在没心情理会周莉和苦瓜妖这种小人。

“你,你等着瞧!”周莉被贝卡的态度气得全身哆嗦。

“别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过几天的校运动会,你好好地整整她,让她知道你的厉害!”苦瓜妖对周莉说。“是!师傅!”周莉对苦瓜妖俯首帖耳。

“我有那么老吗?叫我苦瓜姐姐!”苦瓜妖生气了。

“是,是,苦瓜姐姐!”苦瓜妖一动怒,周莉就吓得全身发抖。

在苦瓜城堡,周莉见识过这个苦瓜妖对付不听话的人的方式。假如你不听话,她会想各种法儿整你,有时候让你跑步跑两百圈,让你直接跑得晕倒;有时候几天不让你喝一口水,不吃一粒米;有时候让你用脚尖走路,就这样爬过一座一座充满荆棘的高山……周莉觉得,这些惩罚,比死还难受!

学校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很快就到了。这次运动会,贝卡报名参加了三个项目,一个是一百米接力赛,一个是跳高,一个是跳绳。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那个周莉报的项目竟然跟贝卡一模一样。不知道这个周莉又耍什么鬼花招?

接力赛是四个人一起,除了贝卡、周莉,另外两个人就是倩倩和可可!

比赛前半小时,刘老师就在那里给她们四个人加油打气:“我之所以选你们四个代表我们班的女生参加接力赛,是因为我相信你们有这个实力,请你们一定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好吗?”

“好的!老师!”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周莉,你第一棒,李倩第二棒,可可第三棒,贝卡,你在最后一棒!第一棒和最后一棒相对来说比较重要,所以,请周莉和贝卡同学一定要好好努力!”刘老师说。

“老师,您放心,我跑第一棒,我一定一不犯规,二不落后!”周莉像个男孩子一样拍拍胸脯说。

“现在大家做好准备,待会儿比赛就要开始了!”刘老师说,“你们先在跑道边上活动活动筋骨!”

于是,贝卡和周莉她们四个女孩子便走到跑道边的草地上舒活关节。

“贝卡,快把鞋带系好!不要跑步的时候鞋带脱掉了!”可可看到贝卡的鞋带似乎有些松动。

贝卡觉得非常奇怪,前两分钟她刚检查完鞋带,怎么现在又松了?

“跑步也不买一双好点的运动鞋,连鞋带都容易脱落的运动鞋亏你会去买!那一定是双地摊上的便宜货吧?”周莉嘲笑贝卡。

“即使是地摊上买的便宜货也不关你的事!”可可说。

“你……”周莉气得脸像猪肝似的。

“可可,我们别跟她计较,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待会儿的比赛上来吧!”贝卡拉着可可的手,走远了。

接力赛先是六年级的,然后是五年级和四年级的,接着就是贝卡她们的。

“请三年级接力赛的女同学做好准备!”广播里的播音员说。

大家做好准备之后,评委老师的枪声一响,跑第一棒的周莉便以箭一样的速度冲了出去,她竟然领先另外三个班的同学一大截,就连第二名的同学也落后她五六米,在场的所有同学和老师都为此震惊了。

“天啊!那个三五班的女生太厉害了!”一个老师激动地说。

“周莉,好样儿的!”三五班的同学也非常振奋。

紧接着,跑第二棒的倩倩和第三棒的可可也发挥得比较好,由于周莉的第一棒基础打得好,所以,三五班一直都排在最前面。

“现在就看贝卡的了!”站在跑道边上奋力喊加油的刘老师激动地说。

贝卡接住接力棒,刚开始还是跑得非常快的,可是,就在她快跑到终点的时候,贝卡的鞋带竟然又松掉了,而且,由于贝卡跑得太快,她的鞋子竟然跑飞了“瞧,一只运动鞋飞了起来!”同学们哗然。

“啊!小心!鞋子别砸到头上去了!”体育老师说。

“你到底怎么回事,贝卡?!”刘老师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贝卡自己也摔了一跤,她的腿也磕破了,鲜血直流。

“老师,我,我不是故意的……”贝卡怯懦地说。

刘老师看到贝卡摔成了这个样子,也没有太过责怪贝卡。

“快,跟我一起去医务室!”说罢,刘老师背着贝卡冲进了医务室。

看到发生的这一切,人群中,周莉的嘴角露出一丝让人难于察觉的微笑。

医务室里。

医生正在用消毒水给贝卡消毒,痛得贝卡嗷嗷直叫。

“贝卡,你忍着点儿!”刘老师看着也心疼。

可可和倩倩也跑了进来。

“你怎么了,贝卡,你还好吗?”倩倩握着贝卡的手,关切地问。

“贝卡,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可可的眼泪都出来了。

消完毒,医生给贝卡的腿涂上止血的药,然后还给贝卡打了一针破伤风。

“老师,我觉得事情非常奇怪,我明明在比赛前叫贝卡将鞋带系好了的,怎么跑着跑着突然又松了?”可可说。

“别说那么多了,就当是一次经验教训吧!有时候,我们非常想达到目的,但还是要一步一步来,不能太急了。”刘老师感慨地说。

“老师,您觉得是贝卡心太急了,所以才会摔倒?”倩倩问。

“不,老师,我没有很急,我跑的是正常速度。”贝卡辩解。

“贝卡,我已经打电话给你家长了,待会儿你妈妈就会来接你,你先别管那么多,回家好好地养伤哦!”刘老师摸着贝卡的手和蔼地说。刘老师严厉的时候非常严厉,但是和蔼的时候又像妈妈一样!

“贝卡还报了跳高和跳绳,老师,她的腿弄成这样怎么办?”可可担心地说。

“先别顾着比赛了,还是腿更要紧,比赛我们下次还可以参加,是不是?”刘老师安慰贝卡。

贝卡的眼泪掉了下来,她期盼了那么久的比赛,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贝卡的心里非常难过。

妈妈赶到学校,看到泪眼婆娑的贝卡,心疼得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贝卡,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走,跟妈妈回家!”

回到家,妈妈特意给贝卡炒了她最爱吃的菜。吃完饭,贝卡躺在小床上,妈妈翻开《格林童话》讲故事给她听,贝卡好久没有听到妈妈念童话故事给她听了,记忆中,还是读幼儿园的时候,睡觉前妈妈曾经念过。妈妈说,贝卡太过天真,总是长不大的样子,念了童话故事,她担心贝卡更会长不大。爸爸就不同了,他在贝卡小时候会帮她念,读书之后,只要他回家来,他还是会帮贝卡念!贝卡又开始想念爸爸了!

“爸爸,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贝卡眯着眼睛,妈妈以为她是在梦呓。

“你爸爸过两天就回来了,孩子,妈妈也很想念你爸爸!”妈妈关上童话书,轻轻地给贝卡盖上被子。

没想到贝卡竟然没有睡着,只见她听到妈妈的话后,就兴奋地睁开了双眼:“妈妈,爸爸过两天就会回来?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还以为你睡着了,贝卡,午睡一会儿吧!”妈妈微笑着说。

“妈妈,帮我把草莓娃娃拿过来一下,我要抱着她睡觉!”贝卡望着书架上的草莓娃娃说。

妈妈帮贝卡拿了过来,贝卡抱着草莓娃娃,安静地睡着了。

梦里,贝卡竟然又梦见了草莓精灵多多,多多的眼里噙着泪花。

“贝卡,你怎么了?你的腿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多多问。

“多多?你是多多吗?你怎么在这里?”贝卡微笑着问。

“疼吗?”多多问。

贝卡摇了摇头:“当时很疼,现在已经不疼了。”

“流了那么多血,还说不疼!”多多眼泪流得更凶了,“蓝莓都跟我说了是怎么回事了,贝卡,都怪我没有好好地保护你!”

“蓝莓?她跟你说什么了?多多,你别责怪自己,是我不小心,没有将鞋带系好。”贝卡感觉多多话里有话。

“蓝莓亲眼看见那个叫周莉的女生在你跑步的时候嘴里念咒语,可惜,你当时没有叫蓝莓帮忙,不然蓝莓一定会拼死跟她决斗的!”多多咬牙说,“虽然蓝莓的法力小,不一定斗得赢现在的周莉,但是,我的蓝莓一定会尽力的!我低估了那个周莉了,没想到她的法力竟然进步得那么神速!贝卡,切记,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叫蓝莓帮忙哦,口令是‘蓝莓现身’,你念了这个口令,蓝莓才能帮你的忙!”

“多多,你又要离开我了是吗?”贝卡伤心地问。

“我现在是在你的梦里,贝卡,我被母后看得特别严,根本就出不来。母后说,现在苦瓜妖正在伺机报复我们草莓王国,而且他们正在策划一场暴动,所以,如果我出来,一定会非常危险!”多多也伤心地说。

“你怎么叫你的妈妈母后?”贝卡感觉这个词非常耳熟。

“我也不瞒你了,贝卡,事实上,我是草莓王国最小的公主,我还有三个姐姐和两个哥哥!”多多说,“这也是为什么苦瓜妖总是跟我作对的原因,假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草莓精灵,我就不会那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了。”

听到多多的话,贝卡非常震惊,原来,多多竟然是草莓王国的小公主!想到自己竟然跟草莓王国的小公主生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贝卡感觉实在是太开心了!每一个女生都有一个公主梦,而能够碰上草莓公主的,却少之又少,而我——贝卡,碰上了!“贝卡,这是我从草莓王国带来的一种神奇的药水,这是母后给我用的,我现在给你,等你醒来后,你将药水涂到腿上,不到五分钟,你的腿伤就会好的。记住哦,我放在这张小桌子上了!”多多拿出一小瓶蓝色的药水说。

“谢谢你,多多!”看见多多准备离开,贝卡将手伸了出去,“多多,让我再抱抱你!”

多多轻轻一跃,就跳到了贝卡的小巴掌上。贝卡扑闪着眼睛,快乐地望着多多,然后笑了起来:“多多,看见你,我就感觉我的腿已经不疼了。”

“这是什么话啊?你还没有擦我的药水呢,哪里能好得这么快!”多多说,“贝卡,我要走了,时间到了,母后会担心我的,记住,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叫蓝莓帮忙哦!”

多多说完就不见了,留下贝卡在梦里发呆。

醒来后,贝卡果真发现桌面上多了一瓶蓝药水,贝卡知道这是多多留下的。她马上拧开蓝药水的瓶盖,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从瓶子里散发出来,不一会儿,整个房间都是这种香气了。

贝卡将药水涂到受伤的腿上,一涂上去,她就看见伤口在慢慢地愈合。

“真是太神奇了!”贝卡笑了笑,自言自语。

五分钟后,贝卡的腿果然恢复了原样!

“我又可以继续参加后面的比赛了!”贝卡兴奋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走了出去。

正在大厅看电视的妈妈看见贝卡走了出来,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贝卡,你怎么从床上下来了?你这孩子,腿伤成这样了,怎么还是不老实!”

奶奶听到妈妈的话,也从院子里跑了进来:“贝卡,小心点儿,不要再弄伤了!我的小祖宗,过两天你爸爸就回来了,他回来看见你弄成了这副模样,他会很伤心的!”

贝卡却若无其事地走到沙发旁边,拿了一个苹果,然后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然后,贝卡笑着说:“妈妈,奶奶,我的腿已经好了!”

“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妈,我们的温度计哪里去了?”妈妈问奶奶要温度计,她认为贝卡肯定是发烧了。

奶奶也怀疑贝卡是不是发烧烧得反常了,奶奶跑到贝卡的身边,一把抱住贝卡,摸着贝卡的头说:“我的小祖宗,让奶奶摸摸你。”

“奶奶,我没有发烧,我真的好了,不信,你们看!”贝卡说着就开始在大厅里昂首阔步走来走去,她的做法让奶奶和妈妈吓得尖叫了起来。

奶奶和妈妈还是不相信贝卡说的话,于是,贝卡就将运动裤腿卷了起来。

“奶奶,你们看,我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贝卡笑着说。

看到贝卡愈合的伤疤,奶奶以为自己眼花了,奶奶擦了擦眼睛说:“看来我的老花眼又严重了。”

“奶奶,不是您的眼睛有问题,您看到的是真的!我的腿伤的确好了!”贝卡说。

“真是太奇怪了!难道我的眼睛也出现问题了?”妈妈瞪大了眼睛问,“贝卡,你就进房间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可能腿伤立刻就好了呢?”

“这个……我不告诉你,嘻嘻,因为这是一个秘密!”贝卡故作神秘地说。

“贝卡,你快跟妈妈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显得非常迫不及待。

贝卡走到妈妈的跟前,示意妈妈弯下身子,然后她附在妈妈的耳边悄悄地说了句:“是草莓精灵,是草莓精灵给了我一种蓝色的药水,我擦了她给的药水,腿很快就好了!”

听到贝卡说的话,妈妈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显然不相信贝卡稚嫩的话。

“贝卡,跟奶奶说说,到底为什么你的腿突然就好了?”奶奶也凑过来非常感兴趣地问。

“是草莓精灵,奶奶,你相信我说的话吗?是草莓精灵把我的腿治好了!”贝卡认真地说。

“以前不太相信,现在,我倒是不得不相信了。贝卡,不管是谁让你的腿好起来的,总之,人家帮助了你,即使是妖怪那也应该是好的妖怪,更何况是一个草莓精灵呢,我们就更应该对人家心存感激了!”奶奶笑着说。

“这么说,奶奶是相信我说的话了?”贝卡继续问。

“嗯。奶奶相信你!”

“妈妈,你呢?你信吗?”贝卡继续问妈妈。

妈妈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后,妈妈笑着说:“我也开始有些相信了。”

“妈妈,我下午还有一项比赛,我先去学校了哦!现在已经快两点了,再晚就要迟到了!”贝卡想起下午的跳绳比赛,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说着就要走。

“贝卡,你腿伤刚刚好,还是在家里休息一个下午吧!跳绳比赛难道就这么重要吗?”妈妈不同意贝卡去学校。

“对啊,贝卡,你还是别去学校了,下午如果觉得闷,奶奶带你出去散散步,好不好?”奶奶说。

“不,奶奶,我的腿真的已经好了,你们不要担心我了!我下午一定要去参加跳绳比赛!你们不知道,为了参加这项比赛,我已经训练好久了!”贝卡说。

贝卡从家里走了出来,天空中飞过的一只布谷鸟朝着贝卡布谷布谷地叫着,贝卡以为布谷鸟是在热情地跟自己打招呼,贝卡也向布谷鸟笑了笑。可是,不一会儿,布谷鸟又开始朝着贝卡挠着头上的羽毛,而且布谷鸟似乎还皱着眉头。

“布谷鸟,你想跟我说什么呢?”贝卡问。

贝卡伸出手,布谷鸟迅速地飞到贝卡的手心上,布谷鸟又是一阵布谷布谷。

这回贝卡听懂了,原来布谷鸟是在提醒自己今天下午又会有麻烦。

“我听懂了,你是在提醒我今天下午参加跳绳比赛要多加小心,怕有人会背后害我是不是?谢谢你,布谷鸟!”贝卡亲了亲布谷鸟头上的羽毛。

布谷鸟叽叽地回应着,然后展开翅膀,重新飞上了天空。贝卡道别布谷鸟,继续向学校走去。

其实,贝卡心中早有预感,她知道那个被苦瓜妖迷惑心窍的周莉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看到贝卡继续参加比赛,她一定会想尽办法进行破坏的。不过,这次贝卡心中有了底,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何况,她的口袋里还装着一个蓝莓,万一有什么意外,她还可以叫蓝莓帮助她!

贝卡来到学校的时候,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上午刚刚受伤的贝卡。眼睛瞪得最大的是周莉,贝卡从周莉的眼里看到了疑惑,还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慌,周莉为什么会惊慌呢?

原来,周莉上午将贝卡的腿用咒语弄伤,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贝卡从下午跳绳比赛的队伍里直接淘汰掉。因为贝卡最擅长的体育项目就是跳绳,她已经蝉联了校运会两届冠军了,谁也没有办法超越她,周莉做梦都想得一次跳绳比赛的冠军。可是,每次她都只能得一个亚军,这就意味着,只要有贝卡在,周莉很难得冠军!本以为贝卡这个眼中钉可以剔除了,没想到她竟然又出现在学校里,而且,不知道她用了什么灵丹妙药,走路竟然一点都不瘸了。难道,是那个草莓精灵帮助了她?这是周莉最担心的,假如那个草莓精灵又回来了,那么,周莉就更难打败贝卡了!

“贝卡,你的腿受了伤,你怎么不在家里休息?”可可从人群里走了过来。

“我的腿现在没事了,呵呵!”贝卡快活地笑着,并且特意地走快了一些,示意她的腿已经好了。

“你的腿好了?怎么可能?”班主任刘老师说,“贝卡,你还是以身体为重,我们是应该重视荣誉,但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啊!”

“是啊!贝卡,你还是先回去吧!别把腿伤得更严重了!”倩倩也走过来好心地提醒贝卡。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真的没事了,不信,我将裤腿卷起来给你们看看!”贝卡说着将裤腿卷了起来。

看到贝卡的腿果真恢复了,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在做梦!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刘老师说。

刘老师立马将这件事告诉了校医,校医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难道是我上午给贝卡打的那一针破伤风起了这么好的效果?不可能啊!”校医摇着头说。

“莫非你上午给贝卡打的不是破伤风,而是别的药水?”

刘老师提醒校医,“曾医生,你再想想,我觉得肯定是你的药水起的作用!”

“我一定好好找找原因,如果我的药水有这么好的作用,那就太好了!”曾医生想,假如真是因为他给贝卡打的针有这么好的效果,那他可就出名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他呢!想到这里,曾医生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曾医生将贝卡叫到医务室。

“贝卡同学,你能告诉我,你从学校回家后,还打了其他的针没有?”曾医生问。

“没有。”贝卡摇摇头。“那,你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

“中午吃了饭和菜而已,哦,还吃了一个苹果。”贝卡如实回答,说实话,此刻的贝卡被他问得莫名其妙。

“没有吃其他的什么了?”曾医生一脸期待的表情。

“医生,您觉得我还应该吃些什么东西呢?您跟我明说好吗?我晚上回去马上吃。我现在腿伤已经好了,不要再给我打针了好不好?”贝卡生怕医生又说要打针。

“很好,我已经有结论了,你先出去吧!”曾医生愉快地说,从贝卡口中没问到什么,那不就说明的确是自己给贝卡打的针起了作用吗?

曾医生很快写了一份报告,将这件事汇报给领导。这回,他可以得到领导的表扬了!想到这里,曾医生脸上的笑像花儿一样灿烂。

贝卡蹦蹦跳跳地从医务室跑了出来,跳绳比赛即将开始了。

“贝卡,这是你的比赛证!既然你自己坚持要参加比赛,我也就不阻止你,但是,我希望你还是当心一些,别太刻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可以了,结果倒是次要的!”刘老师叮嘱贝卡,并将贝卡上午落下的比赛证给贝卡扣好了。

“老师,我知道了!我一定小心!”贝卡说。

“你们就在这里参加比赛,我现在必须到男子垒球那边去看看!”刘老师说完就走了。

刘老师走后,周莉又开始阴阳怪气地讥讽贝卡:“没想到你的虚荣心这么强,腿弄成这个样子了,还忘不了在这里争名夺利!”

“我不是虚荣心强,周莉,你搞错了,我只是对跳绳这个项目非常喜欢。再说了,参加比赛就可以说是虚荣心强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呢?你是不是虚荣心比我更强?”贝卡看着周莉的眼睛,“我是通过正常的方式来获得荣誉,并不像某些人,用的是下三滥的手段!”

周莉被贝卡直直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那你,那你继续逞能吧!别这次又把脚给弄坏了!”

“这个倒是不用你担心,你管好自己就行了。”贝卡说完扭头就走了。

周莉气得牙痒痒的,她紧紧地握住拳头:“臭丫头,你等着瞧!”

“跳绳比赛开始了!”倩倩提醒贝卡,“贝卡,你是三号出场!那个周莉正好是四号出场!”

“不会吧?这么巧!说实在的,我不怎么喜欢跟她在一组比赛!”贝卡耸耸肩。

“我也觉得非常奇怪,怎么她这么巧正好在你的后面一号呢?”倩倩说,“算了,我们还是将心思多放在比赛上吧,少在那里瞎猜!”

“嗯,我也这么认为!”贝卡点点头。

“前面两位同学一个跳了九十下,另外一个跳了一百零一下,现在轮到贝卡了,贝卡,加油哦!”站在贝卡旁边的可可说。

倩倩也给贝卡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贝卡加油!

“好,现在,请三号同学做好准备!三号准备好了没有?”评委老师严肃地说。

“我准备好了!老师!”贝卡拿着绳子,做了一个已经准备好的手势。

“好的!预备,开始!”评委老师一声令下,贝卡的脚步就开始像一只轻快的兔子那样蹦跶。

“一,二,三……一百八十九!天啊,贝卡一分钟跳了一百八十九下,真是太厉害了!这次的冠军肯定又是贝卡了!”可可兴奋得大叫起来。

贝卡跳完之后,可可和倩倩就上前拥抱贝卡。

“真难以想象,一个腿伤初愈的人能够跳这么多!”倩倩也兴奋得脸红扑扑的。

大家都在为贝卡感到高兴,可是,人群里的周莉却神色非常古怪,她的脸也是红扑扑的。然而,她的红却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强烈的嫉妒!周莉想不到,腿刚刚好的贝卡这次竟然发挥得比去年还好,去年贝卡只跳了一百五十下,想不到今年她却跳了一百八十九下!要怎么样才能将贝卡打败呢?周莉每分每秒都在琢磨。她知道,如果只凭她的真本事,这次她肯定比不赢贝卡,因为,平时周莉发挥得最好的时候也只是一分钟一百六十下,要超过一百七十下都很难,更何况是一百八十九下!

于是,周莉又想到了苦瓜妖教给她的妖术,她在拿到绳子的那一刻就开始暗念着咒语,企图让自己的脚步加快!好在,贝卡对她有所提防,才识破她的伎俩。

“蓝莓现身!”贝卡求助于蓝莓,“蓝莓,请你阻止那个周莉使用妖术!”

蓝莓听到贝卡的命令,马上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蚊子,她在周莉的脸上叮咬着,周莉也就没有心思继续念咒语,然后她的脚步明显比前面慢多了。结果周莉只跳了一百三十九下。

“该死的蚊子!”跳绳结束之后,周莉发誓一定要将刚才捣乱的那只蚊子捏死。可是,蚊子已经变回了蓝莓的原样,周莉的法术到底还是不怎么高明,她哪里知道刚才的那只蚊子就是贝卡口袋里的蓝莓变成的?!

“蓝莓,你太棒了!谢谢你,蓝莓!”贝卡兴奋地对口袋里的蓝莓说。

“主人,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回口袋睡觉去了哦!我一年四季都睡觉的,所以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叫我才行哦!否则,我睡得太死,就是梦里隐约感觉到你有难了,但是没有你的命令,我还是出不来!”蓝莓说。

这次的跳绳比赛,贝卡又一次获得了冠军!这次的冠军多么来之不易啊!可可和倩倩也为贝卡感到高兴。

周莉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将这件事汇报给了苦瓜妖,苦瓜妖安慰周莉:“原来是一个小小的蓝莓在作怪!不要太担心,明天跳高比赛,我一定让那个贝卡输得比任何时候都惨,哈哈!”

“蓝莓作怪?难道你是说,那个蚊子是一个蓝莓变成的?”周莉吃惊地问。

“一个法力很烂的小妖精而已!你不用太担心,我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捏死她!”苦瓜妖伸出一根食指,用力地在桌子上摁了下去,仿佛她摁的就是那个蓝莓。苦瓜妖喜欢将一切美好善良的精灵说成是妖怪,她仇视所有美好的事物。

“可是,为什么我当时识别不了那只蚊子就是蓝莓变的呢?”周莉继续追问。

“蠢货!因为你的法力根本没有到这个境界!你的苦瓜姐姐我可是修了一辈子法力,你哪里能跟我比!”其实这个苦瓜已经活了一百八十年了,是一个老妖怪了。但是,她非常忌讳别人叫她奶奶或者婆婆,她喜欢听人家叫她姐姐。

被骂的周莉立马闭上了嘴巴,唯唯诺诺地跟苦瓜妖告别:

“苦瓜,苦瓜姐姐,我知道了,那,那我先走了。”周莉离开苦瓜妖城堡的时候,夜色已经暗了下来,一只胖胖的戴着面具的猫妖蹒跚走来。这个城堡里居住着非常多的妖怪,有苦瓜妖、冬瓜妖、猫妖、蛇妖、蝙蝠妖等等,这些妖怪的心肠都很恶毒!这个猫妖就是远近闻名的坏妖怪。

“你要去哪里?小女孩?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妖怪出没的地方!”猫妖的声音非常怪异,既像老人的声音,又像刚出生的婴儿的声音。

周莉吓得面如土色:“你,你要干什么?”周莉望着胖胖的猫妖,心里非常恐惧。这个猫妖长着一双小如针尖的眼睛,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知道他有眼睛,但是他的嘴巴非常大,周莉一看到他的那双大嘴就有一种压迫感,她非常害怕他的大嘴将她直接吞下去。

“说!你为什么来这里?”猫妖逼近周莉,将他的大嘴凑近周莉的头部,似乎在她的头发上嗅着什么,“味道真好!看来今天我又有一顿美餐吃了!”

“不……不要吃我啊!”周莉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软了,整个人吓得瘫软在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空中响起了苦瓜妖的声音:“你这个废物!你自己修炼了法力,竟然就这么瘫软在地上,还没开始较量就已经承认自己是弱者了!还不快站起来,跟这个猫妖好好地较量几个回合!”

“苦瓜姐姐!救我!”周莉向苦瓜妖求救。

“站起来!这个时候,只有你自己才能救自己!你不站起来,你就是个蠢货、废物,活该让猫妖吃掉!”苦瓜妖说。

周莉被苦瓜妖的话刺激了,触电般站了起来,她开始用苦瓜妖教给她的法术对付这个猫妖。猫妖看到周莉的这股士气,大吃了一惊。他们开始对峙。

    周莉虽然武功不算高强,但是,猫妖却被她眼中的一种咄咄逼人的杀气给吓住了。可是,论武功,周莉到底不是这个猫妖的对手,他们较量了快半小时的时候,猫妖一拳击中了周莉的身体。

    “你来啊!继续!继续打,我正打得过瘾呢!”猫妖继续怪叫。

    看到被打得趴着的周莉,苦瓜妖又一次刺激她:“快站起来!如果你还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你就快站起来!”

    听到苦瓜妖说周莉是她的徒弟,猫妖却不想继续打下去了,他知道,即使他打赢了这个人类的小女孩,最后,苦瓜妖还是会出手相救的,他可不想跟这个老妖婆纠缠。

    “原来,她是你的徒弟?苦瓜姐姐,你又收新徒弟了?恭喜恭喜!”猫妖忽然一团和气地将地上的周莉拉了起来,

    “我不知道是你的徒弟,如果你刚才早说,我绝对不敢动她一根毫毛。”

    周莉望着苦瓜妖,不知道现在她将怎么发落自己,是将自己交给这个猫妖做人情,还是……周莉的心里非常没底,她从来就揣测不出这个苦瓜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对,她是我新收的徒弟,周莉,快谢过猫妖不杀之恩!”苦瓜妖说。

    周莉忙对猫妖说了一声“谢谢猫妖先生”,没想到,这句“谢谢猫妖先生”他却非常不喜欢听。

    “周莉,你说错了,你应该说,谢谢猫妖宝宝!你没有听出来这个猫妖发出的是一个婴儿的声音吗?”苦瓜妖责怪,“你快重新说一遍,他最忌讳人家叫他猫妖先生了!”

“谢谢猫妖宝宝!”周莉忙将话改了过来,“刚刚我说错了,不好意思。”

“下次记得这么叫我就可以了!”猫妖一脸不高兴地说。

这个城堡里总是有很多怪事,周莉很多时候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在这个城堡里出入都要带一个面具,而且这些面具都非常古怪。老人喜欢带婴儿的面具,婴儿喜欢带老人的面具,男的喜欢带女的面具,女的喜欢带男的面具,猫头鹰喜欢带布谷鸟的面具,布谷鸟喜欢带猫头鹰的面具……而且,他们的行为也非常古怪,白天睡觉,晚上就出来活动,猫头鹰和蝙蝠妖不喜欢在空中飞,总是在地上步行,冬瓜妖和苦瓜妖还有蟒蛇妖却总是在天上飞来飞去……

要不是因为贪恋苦瓜妖教自己法力,周莉才不想来这个地方呢。每次来了这个地方之后,周莉晚上总是会做噩梦,有时候,她在梦里被蟒蛇妖纠缠得筋疲力尽、大汗淋漓,有时候,她又梦见自己被蝙蝠妖吃掉了,然后投胎成了一个小蝙蝠妖……

“快回去吧!天色已晚,这里不适合你!”苦瓜妖说,

“下次来跟我汇报情况别选择晚上,明白吗?”

“明白了,谢谢苦瓜姐姐救命之恩!”周莉说,“那我走了。”

苦瓜妖的城堡其实是在一个荒坡上的古宅里面,那是一个很久都没有人居住的地方,到处都是荒草和蜘蛛网。周莉每次一来到这个古宅,只要说一句“苦瓜苦瓜有神力!”这个古宅的墙上就会出现一道门,通过这道门就可以进入黑暗城堡。回家的时候,周莉还是通过这扇门回到人类社会。

    第二天,天一大亮,贝卡就跑步去公园锻炼身体,这是贝卡一个非常好的习惯,每天一大早就起床沿着公园跑步。跑完步,贝卡回家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个蒸蛋还有两个面包就上学去了。

    今天贝卡将参加她的第三项比赛,就是跳高!跳高不是贝卡最擅长的,但是,她同样非常喜欢这项体育运动,因为,每次当她轻盈地从跳杆上越过的时候,她就有一种飞翔的感觉。

    跳高赛区,每位选手都在舒活筋骨、摩拳擦掌。周莉今天显得比昨天还紧张,看上去,她的状态不怎么好,因为她的额头总在冒虚汗,兴许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的缘故。的确,周莉昨天晚上又做噩梦了,她梦见自己被猫妖咬了一口,半夜就吓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今天一来学校,周莉就感觉自己不在状态,但是,她还是硬撑着来参加比赛,因为她知道,这次,她的师傅苦瓜妖也会在暗中帮助她,而且,周莉更想看到苦瓜妖将贝卡整得很惨的样子。

    “周莉,你额头怎么总是在冒汗?而且,你的脸色好青!”刘老师走过来,摸了摸周莉的额头说,“如果感觉不舒服,那就别参加了,还是回家养病吧!”

    “老师,我不回家,我没事!”周莉苦撑。

    “真的没事?那你怎么老是冒冷汗?”

    “哦,我是感觉太热了,所以冒汗。”周莉辩解。

    “坚持下去,我就在你的身边,你看着吧,我一定将那个贝卡整得服服帖帖。”苦瓜妖的声音在周莉的耳边响了起来。“好,我一定坚持。”周莉咬咬牙。

    “将这颗药丸吃下去,你一定是今天的冠军。”苦瓜妖用透明的手拿出一粒火红的药丸,周莉看到飘浮在空中的红色药丸,很快拿了起来,然后吞了下去,她生怕别人会看见她的异常举动。

    果然,吃过药丸的周莉变得精神奕奕,而且跳高的时候身轻如燕,她竟然跳了一米五!

    轮到贝卡跳了,贝卡第一次跳居然连零点六米都没跳过。

    “怎么回事?这是哪个班的选手?怎么连这个高度都跳不过还来参加比赛?”评委老师说。

    “算了,我们再继续降,降到零点五米了,这可是最低的高度了。”另一个评委老师说。

    然后,跳杆降到了零点五米,可是,贝卡今天真是邪门了,她竟然连零点五米都跳不过,还将跳杆踢飞了,所有旁观的同学都哄堂大笑起来。

    难道是周莉又在用什么法术?真是太邪门了,我平时明明可以跳到一米三的啊!想到这里,贝卡口中暗暗地念了句“蓝莓现身!”看来,她又得求助蓝莓了。蓝莓听到贝卡的口令,很快苏醒过来,蓝莓擦了擦眼睛,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就开始工作了。

天啊!不知道是谁在施法术,贝卡竟然连零点五米也跳不过,同学们都在笑贝卡呢!这可不行!多多曾经交代过,一定要好好照顾贝卡的,虽然不知道对手到底法术如何,有些冒险,但我还是得去帮忙!蓝莓想到这里,就开始替贝卡解咒。贝卡中的苦瓜妖的咒语太强了,蓝莓怎么可能是苦瓜妖的对手?!

贝卡的咒语没有解开,蓝莓自己倒是受了重伤,蓝莓的口中吐出一口蓝色的血液,然后就当场昏倒了。

    “哼!想跟我斗!就凭你?!”看到昏倒的蓝莓,苦瓜妖鄙夷地哼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