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吴都 - 大众网

2011-10-27 15:36:29     作者:未知    来源:未知   【新闻论坛】

史书记载阖闾大城周长68里,在当时显然是一个庞然大物 出土的严山玉器 吴王夫差为西施铸造的青铜器 3100年前至2500年前,太湖流域曾经存在过一个王国,叫勾吴。勾吴王国存在的时间虽然只有600多年,但遗产却极为丰富。历史有多少遗产,就有多少谜团。 有关这个王国的典故家喻户晓,不知道出现在多少史书、小说和剧本中。然而,历史上这一出著名悲剧的发生地——吴国王都究竟在哪里,却至今未解。 □公元前514年,在勾吴国的朝堂上,君臣们正在商议一件大事
史书记载阖闾大城周长68里,在当时显然是一个庞然大物  出土的严山玉器  吴王夫差为西施铸造的青铜器  3100年前至2500年前,太湖流域曾经存在过一个王国,叫勾吴。勾吴王国存在的时间虽然只有600多年,但遗产却极为丰富。历史有多少遗产,就有多少谜团。  有关这个王国的典故家喻户晓,不知道出现在多少史书、小说和剧本中。然而,历史上这一出著名悲剧的发生地——吴国王都究竟在哪里,却至今未解。  □公元前514年,在勾吴国的朝堂上,君臣们正在商议一件大事。此次议政关系重大,因为议政的结果将决定吴国新国都的所在地,而最终执行并完成这一建都大业的人,叫伍子胥。  伍子胥选址建城的办法充满了中国传统的易经色彩,后来的史书将这一办法总结为“相土尝水、象天法地”。  因为当时的吴王叫阖闾,所以这座国都也被称为“阖闾大城”。  史书曾明确记载了这座城市的规模,外围郭城周长68里,中间内城47里,核心宫城12里。即便换算成今天的计量单位,阖闾大城依然具备地市级城市的规模,而在当时,它显然是一个庞然大物。可惜,这座可与天地对话的城市作为吴都仅仅存在了41年。  41年后,也就是公元前473年,春秋时代进入尾声。  后来的史书统计说,整个春秋时期的军事行动累计达到480多次,被杀掉的国君有36人,被灭的国家有52个。以上三个统计数字里,都不约而同地涵盖了公元前473年发生在吴国的一场历史事件。  公元前473年秋天,越国人发起了对吴国复仇的最后一战,11月27日,他们攻破吴国都城。最后一代吴王,阖闾的儿子夫差,则用一把青铜剑结束了自己复杂的一生。  从夫差的死开始,中国历史少了一个几度辉煌的王国,却多了一座谜一样的城市——吴都。  □吴人的故事直到今天还总是活在我们的嘴边,活在我们的文化生活中。然而奇怪的是,有关他们故事的发生地,那个只存在了41年的吴都,《史记》以及所有的先秦史书都没有记载其确切的位置。  吴都被史书遗忘,就是从这里开始,接下来的几百年,吴都的占有者越国被楚国所灭,此后秦又灭楚,汉再取代了秦。古代战争的焦点问题就是城的攻防问题,在这二三百年间,吴都不断地被战争所侵蚀,也在不断地被淡忘。  多少年以后,当“苏州”这个地名再度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相当高端的经济符号、文化符号后,吴都的岁月印痕更是自然而然地融入在了苏州这座名城之内。自唐代以后几乎所有的苏州地方志几乎都认定吴都的旧址就是现在的苏州老城区,而且从未被怀疑。  然而,吴都真的就在今天的苏州老城区内吗?  宋代的苏州地方志虽然也认为吴都就在苏州城内,可是偏偏还提及了一句“民间有流言说吴都在馆娃宫侧”,这些宋代的民间流言又是出自哪里,难道吴都真的另有其址?  考古学界开始质疑这一历史谜团。  中科院考古所夏商周研究室副主任徐良高介绍:实际上最早提出这个问题的质疑,就是因为在现在苏州城范围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显示有早期的,比如说春秋时期的城墙遗址。  □2010年春天,由徐良高担任领队的一场大规模考古发掘正在展开,此次考古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苏州考古研究所共同担纲,拟定的第一轮发掘计划就长达5年。发掘地点将围绕苏州市的郊外,在以木渎镇为中心的一大片山间平地内。  在此之前,同等规模的城市考古还从未在中国东南部的城市出现过。对于考古来说,规模越大,意味着期待程度越高。那这一次,考古专家们的期待又是什么呢?  在苏州藏书镇五峰村考古现场,发掘对象是一段高2米左右、长达1000多米的土墩。据考古人员统计,类似这样的土墩另外还有两百多处。从卫星图上看,这些土墩虽然断断续续,却似乎保持着一个统一的走向,这些特征已经足以让徐良高做出一个基本判断,或许这正是在苏州老城区内从未找到的城墙遗址。  与此同时,就在土墩的同一侧,另一条重要线索也逐渐显露,考古队探测到了含水量很高的地下淤泥层,显示了这里曾经有过河道。  河道的出现为城墙的判定提供了另一个依据。  因为如果土墩是城墙的话,那这条河道就正好是护城河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挖掘,土墩横截面的大致形态已经浮出水面,典型的古代南方土城墙。  随着挖掘地深入,土墩内陆续出现了包含物。几块表面印有明显印纹的棕红色陶片,让在场的所有考古队员都如获至宝,在苏州考古所的张照根眼里,这些陶片正是历史上某一个时代的特殊符号。  经过专家对陶片的判断,年代应该在春秋晚期。这跟吴国在苏州这一段历史正好是吻合的,这非常重要。  虽然考古学家们知道,要想最终确定一座城市的所在,仅仅一段城墙还远远不够,但无论如何,即便是这些历史的碎片,已经足够从科学的角度向2500年后的我们透露出了一座春秋时代城市的蛛丝马迹。这是一个相当令人振奋的成果。  □就在今天木渎考古现场几公里以外,有一个名为严山的小土坡,1986年的一次意外发现也曾经让整个考古界怦然心动。  当时出土了一批苏州考古史上前所未见的精美玉器,共402件,其数量之多,仅次于殷墟妇好墓;而制作之精,规格之高,又远远超过妇好墓。  时任苏州市吴中区文管会主任的张志新介绍:通过玉器上的纹饰来断代,应该是春秋晚期的东西,主要纹饰一个是蟠魑纹,另外还有就是吴国纹饰中比较多的鸟类纹饰。  据张志新回忆,玉器出土的时候,集中埋藏在一个离地表仅1米多深的坑里,而且周围既没有青铜器,也没有陶器。  以这批玉器的规格之高、数量之多,考古学家们分析,它们的主人除了某位吴王外,应该不会再有其他可能。  那么,这是哪位吴王的玉器,又怎么会跑到这荒郊野外来呢?  让我们再次回到公元前473年,那场让吴国灭亡的战争。  据《越绝书》记载,当吴王夫差最后突围而出,曾跑到一个叫余杭山的地方,越国军队在此将夫差团团围困。  史料上所记载的余杭山,距发现这批文物的严山仅1.5公里。  张志新认为:这批玉器很有可能是吴王夫差随身携带的宝物,当他走投无路时,为了避免落入敌国之手,就在仓促间将之埋藏于地下。  而在另一本记述这段历史的典籍《吴越春秋》中却说,夫差自杀后,勾践命自己的士兵将夫差土葬,地点也正是在余杭山。从这批玉器出土的土坑既小又浅来看,似乎也符合当时那种环境。亡国之君,当然不可能再享受高大巍峨的王陵,将一批玉器陪葬,也许是越王勾践多少顾及了夫差作为一个君王的颜面吧。  无论这批玉器是出于何种原因埋藏在这里,但它们是吴国的王室国宝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独特的埋藏地,恰恰证明了一段国破家亡的历史。  □距离藏书镇五峰村以南约6公里的胥口镇新峰村,另一支考古队同时也在进行发掘,与五峰村一样,这里的考古现场也有两处城墙,经考古学家认定,这两处城墙的年代也是春秋。  然而奇怪的是,在这里,伴随城墙一同发现的古河道的位置却大不相同,随着挖掘探沟一米一米地延伸,考古队员发现,这条古河道竟然是从这两段城墙中间穿过的,并在穿过城墙后立即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  接下来,古河道淤泥层内陆续出土了几件关键文物,一支青铜箭簇、一块瓦片以及几块木构件。在木构件的两端,还凿有两处方形孔。考古专家初步判断,这两处方形孔很有可能就是中国木结构建筑中的榫卯结构。而这块瓦片,专家判断应该是用于高等级建筑。  考古专家已经有了一个基本判断——这里很有可能曾是一座防守功能突出的水城门。  公元前473年11月27日,吴都将在这一天被攻破。  夫差有一万个理由杀掉一个来自越国的女人,可结果,还是把她安然无恙地留在了王宫里。这个女人就是西施。  这是中国历史上一场耐人寻味的诀别,史料的缺失使我们无法想象诀别的过程,我们只能从上海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铜盉上去寻找线索。  这件青铜盉上有一段铭文:“吴王夫差吾金铸女子之器,吉”,在春秋时代,金不是指黄金,而是青铜。这段铭文的意思是:吴王夫差选用青铜为一位女子铸器,吉利。  专家们推断,铭文中的这个女子很有可能就是西施,而且,最后的那个“吉”字也很让人玩味。  如果我们抛弃诸多笼罩在这一桩从一开始就潜伏着阴谋的爱情身上的政治因素,也许我们可以在这件跨越了2500年时光的青铜器上,看到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的一片痴情。  吴人称女子为“娃”,吴王夫差专为西施修建的宫殿,则被称为“馆娃宫”。考古学家预测,昔日的馆娃宫,很有可能就在今天位于苏州市南郊的灵岩山,2500年前,夫差不惜耗费大量人力和财力,在馆娃宫附近建成了一座高300丈、宽80丈的巨大高台——姑苏台。站在姑苏台上,据说周围300里范围内的景色都能尽收眼底。台上楼台亭阁、假山鱼池,气魄非凡。  当年用的木材都是从太湖走水路运送,因往来舟船太多,以至造成“木塞于渎”,今天的木渎镇就是由此而得名。  如今,灵岩山的寺院内,还有玩花池、玩月池、琴台等地名,据说就是夫差与西施赏花、抚琴的地方。  夫差曾专门用木板铺了一条走廊,木板下面再铺设陶缸。每当西施在长廊上翩跹起舞时,木屐踩出的声音,通过木板下陶缸的回声,有节奏地传来,清脆悦耳,夫差如痴似醉,他把西施的舞蹈称之为“响屐舞”,把这条长廊命名为“响屐廊”。  公元前473年的往事早已演化成无数的文字和传说,而为了追寻这段往事的考古工作则依然在进行。  徐良高介绍:我们知道了它的北城墙、南城墙,然后也找到了它的西城墙、东城墙的线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  因为一座城池首先就是城墙的发现,先把四边确定下来,构成一个空间,这样就便于和历史上记载的吴大城的规模进行准确的比对。  不管这座挖掘中的城市究竟是不是由阖闾、伍子胥肇建的吴王都。但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座地下之城一定与不远处的苏州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考古既是在寻找一座地下之城的本来面貌,更是在寻找一座地上之城的文明脐血。而这段脐血的发端更是早在3100年前,吴人从何而来,他们如何建立起自己的国家,除了夫差以外,还有多少鲜活的吴人隐藏在历史的深处,他们搅动了怎样的历史风云?他们或雄魄或飘逸的身影,曾经在哪里闪现,又在哪里湮灭?时至今日,除了吴都之外,还有多少有关吴国的谜团没有解开,一个上古时代的王国究竟有哪些具有强大穿透力的遗产,至今还在影响我们的生活。
  teng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