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女性与红色文化 - 大众网

2011-10-27 15:36:57     作者:未知    来源:未知   【新闻论坛】

□ 靖一民 美国作家斯坦培克在《愤怒的葡萄》一书中,曾描绘了这样一个动人的情景:一位少妇在草棚里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年流浪汉,于是她解开上衣,让流浪汉吮吸她的乳汁,流浪汉热泪滚滚,他感到自己进入了天堂,圣母就在自己的身旁。这个情节,不仅感动了美国读者,也感动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斯坦培克因此戴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 但这仅是作家虚构出来的情节。 就在《愤怒的葡萄》热还没降温之时,远离美国的沂蒙山区,却发生了真实
□ 靖一民  美国作家斯坦培克在《愤怒的葡萄》一书中,曾描绘了这样一个动人的情景:一位少妇在草棚里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年流浪汉,于是她解开上衣,让流浪汉吮吸她的乳汁,流浪汉热泪滚滚,他感到自己进入了天堂,圣母就在自己的身旁。这个情节,不仅感动了美国读者,也感动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斯坦培克因此戴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  但这仅是作家虚构出来的情节。  就在《愤怒的葡萄》热还没降温之时,远离美国的沂蒙山区,却发生了真实版的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1941年深秋,沂南县岸堤村的聋哑媳妇明德英正在家中奶孩子,一位与日伪军作战负伤的我军小战士突然闯进了她的家门。明德英见是自己队伍上的人,便急忙把小战士隐藏到山上的一座石墓里。可是,石墓周围没有水源,当小战士急需饮水时,明德英情急之中,毅然将自己的乳汁喂进了小战士干裂的口中……这个故事后来被作家刘知侠知道了,他以此为素材写成了小说《红嫂》。于是,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迅速传遍了大江南北。  其实,在沂蒙山区,像明德英这样的红嫂还有无数人。  许多年前,著名作家王火先生曾给我讲过这么一件事: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他去沂蒙山区某村深入生活,大队的支部书记帮他安排好住处后,嘱咐他:“俺村有个疯女人,她可能会来找你的。”原来,村里有位老太太,解放战争时期,她带头送郎参军,丈夫在渡江战役中牺牲了,她又把唯一的儿子送去参加抗美援朝。儿子也在战场上牺牲了,母亲却因思念而疯了,她只有听到儿子立功受奖才能安静下来。当那位“疯妈妈”来向王火打听儿子的消息时,从不撒谎的王火只好说了假话:你儿子在部队立了大功,还当上了连长。“疯妈妈”十分高兴地走了,而王火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这位“疯妈妈”虽然没用乳汁救伤员,但她不仅是“红嫂”,而且是一位革命的母亲!  迟浩田上将当年在沂蒙地区作战时,因负伤住进了一位老乡的家中。当从昏迷中醒来的他想喝水时,因为来不及找水,一位年轻的媳妇便端起碗,当着众多男女的面,背过身去,解开了自己的上衣扣子,把白色的乳汁挤进了碗里,然后一口口喂到迟浩田的嘴里……几十年后,迟浩田上将忆起这段往事时,眼睛里闪着泪花,深情地说:“是许许多多的沂蒙乡亲,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当兵要上战场,要为人民杀敌!要不怎么对得起他们!”这位曾用乳汁喂过将军的“年轻媳妇”,虽然我们至今也不知道她的姓名,但毫无疑问,她也是“红嫂”!  “红嫂”,不是一个人的名字,它是时代赋予沂蒙女性闪光的称谓!  提起红嫂,人们谈论最多的是她们的善良与无私奉献精神,极少有人说到她们的美。我见过许多红嫂,仅从形象上讲,她们大都缺少如花似玉的容貌,然而我十分赞同艺术家张咏清说过的一句话:“善即是美!”那么,红嫂们不但美,而且是大美,因为她们都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在临沂市妇联提供的资料中,我看到了这么一段记载: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沂蒙女性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先后有5.5万余名妇女参加了瓦解日、伪军的工作,瓦解敌人9.8万多人;15.5万余名妇女先后以不同方式掩护了9.4万余名革命军人和抗日工作人员;4.2万余名妇女救护我军伤员1.9万余人。特别是在解放战争中,沂蒙妇女几乎承担了全部战争后勤任务,仅平邑县就有20多万名妇女参加碾军粮……这些数字的背后,又隐含着多少感人的故事呢?难怪有人说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是“红嫂精神”,而“红嫂精神”则是由沂蒙女性共同创造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人们的心目中,沂蒙红嫂们都像蒙山上盛开的野花一样美丽!   那么,沂蒙地区为何能涌现出这么多红色女性呢?  社会学家认为,人在什么样的文化环境里生存,就会被塑造成什么样的社会人。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沂蒙地区涌现出一大批红嫂绝不是偶然的,一定与这个地区的人文环境有关。拂去历史的尘烟,我们会发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临沂;著名的24孝,临沂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临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沂蒙女性生活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之中,自然会受到这些人物的影响。她们大都性情豪爽,像历史名人一样把精神追求看得高于一切!  沂蒙女性能够成为红嫂,还与妇女解放运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20世纪初妇女解放运动在中国兴起之时,沂蒙妇女从各类教育中汲取了知识,开阔了视野,逐渐扫除了自卑自怜的心理,提高了民族意识和政治觉悟,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完全可以有另一种活法。于是,她们挣脱禁锢了妇女几千年的封建枷锁,追求属于自己的自由与幸福,开始尝试着进入“政治领域”,并主动将妇女解放运动与民主主义运动、民族解放运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伟大的革命战争之中。为了民族解放和革命战争的胜利,她们毫不犹豫地拆下自家的门板做担架,扒下房屋上的干草喂军马,找出珍爱的陪嫁布做军鞋,拿出仅有的粮食献给子弟兵,将最后一个亲人送到了前线,用自己的乳汁喂伤员,倾其所有无私地支援着革命战争。甚至,她们可以为保护党的孩子而献出自己的骨肉,可以为保存一封烈士的情书而毁家无悔,可以为一句诺言而坚守终生…而当“红嫂精神”融入到伟大的“沂蒙精神”之中时,便形成了沂蒙地区独具特色的红色文化。  人类孕育了文化,而文化又重塑着人类。可以说,人生活在什么样的文化氛围之中,就会被塑造成什么样的社会人。战争年代,沂蒙人用无私奉献培育出的红色文化,至今仍然深深影响着当代沂蒙人,他们正在用“沂蒙精神”创造着新的奇迹:他们在革命老区中第一个实现了GDP过千亿元、他们建起了世界第一橡胶坝、他们拥有全国第二大批发市场、他们的年财政收入突破了百亿元大关、他们成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先进地区”之一、他们还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先进市……等等。而更让沂蒙人骄傲的是,当战争的硝烟散去之后,沂蒙女性无私奉献的价值观念有增无减,每到关键时刻仍然冲在最前面,新式“红嫂”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沂蒙的红色文化也影响着更多的人。  (剪纸/林化强)
  teng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