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科学素养怎么样 - 大众网

2011-10-27 15:37:09     作者:未知    来源:未知   【新闻论坛】

家浩/图 □ 王亚楠 日本地震,缘何中国抢盐 日本大地震那几日,我正在青岛出差,晚上上网,看到有消息称加碘盐可以抗辐射,不觉一笑:想来明天卖盐的地方得好生热闹!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回到济南,一进办公室,便全是盐已经买不到了的消息。不光盐被抢光了,酱油、咸菜、海带都遭抢购。网上流传段子,超市的咸鱼都被舔成了淡的,要派人看守,中式快餐店里,齁死人不偿命的超极咸卤肉饭大受欢迎,每份百元仍供不应求。 抢盐却还只是个开始——“海鲜不能吃了
家浩/图  □ 王亚楠  日本地震,缘何中国抢盐  日本大地震那几日,我正在青岛出差,晚上上网,看到有消息称加碘盐可以抗辐射,不觉一笑:想来明天卖盐的地方得好生热闹!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回到济南,一进办公室,便全是盐已经买不到了的消息。不光盐被抢光了,酱油、咸菜、海带都遭抢购。网上流传段子,超市的咸鱼都被舔成了淡的,要派人看守,中式快餐店里,齁死人不偿命的超极咸卤肉饭大受欢迎,每份百元仍供不应求。  抢盐却还只是个开始——“海鲜不能吃了!”“菠菜不能吃了!”随着日本核辐射事故等级调至最高级别,放射性物质的不断扩散,一波又一波的流言在民间蔓延,官方不断辟谣、解释。而解释似乎总不能完全打掉人们的疑虑。  稍远的有张悟本的绿豆、非典时期的板蓝根,近有“超级月亮”、“抢盐潮”,等等,表面上是公众焦虑感和缺乏安全感的一次次集体释放,但根本原因还在于国人科学素养的缺失。“谣‘盐’止于‘智’者,这个‘智’就是科学素养!”山东省科协科普部部长陈爱国认为公众科学素养的缺乏,尤其表现为缺乏相关知识及由此造成的科学判断力欠缺,很容易成为重大公共事件的心理基础。  这个欠缺有多大?不妨看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最近发布的第八次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的结果:2010年,我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民比例仅为3.27%。也就是说,每100人中,仅有不到4人具备基本的科学素质,相当于日本、加拿大、欧盟等主要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20年前的水平。  什么是科学素养?国际上普遍认为要对于科学知识、科学的研究过程和方法、科学技术对社会和个人所产生的影响这三者均达到基本了解程度才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而“科学技术对社会和个人所产生的影响”已经深远地走进了我们的文化。著名的科学史家江晓原说,“不管你对科学技术有没有兴趣,你都需要懂得与科学技术有关的道理,需要不断提升你的科学素养”,因为科学已经把你“包围”。  值得关注的是,调查中还有一个数字:崇尚科学精神的公民比例为64.94%,这个比例远高出调查中其他指标。也就是说,公众对科学的需求非常迫切。  科学的今生与传统  抢盐正酣时,我开玩笑地问老妈:“不会你也去抢盐了吧?”结果被老妈狠狠地鄙视了——抢盐干吗?家里还有两袋,够吃个把月的,再说,现在我做饭都很注意,盐、油不能多吃。当多种叶菜上检出放射性物质时,老妈依然淡定:没事!我用水多漂洗几遍,再泡一会儿,还乐呵呵地说,这么一闹菜倒是便宜了。  老妈是个具高中文化的普通家庭主妇,在风潮中表现得很有理性。而调查中3.27%这个数字甚至远远低于大专以上学历人口的比例(2007年底,6.2%),至少近半数的具高等教育水平的人科学素养都不合格,但老妈的淡定让我觉得回归到科学的本义,提升公众的科学素养是大有可为的。  通常认为,我国公众普遍缺乏科学素养是和我国五千年来的文化发展脉络密切相关的。在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中,科学长期缺位,科学精神匮乏。近代以来,“科学”这一概念才逐渐传入、发展,但就公众接受层面,又受到科普、教育条件、环境的制约。  但“科学”经康有为引进百年以来,特别是近年先进科学技术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以来,科学在很多方面已悄然成为我们的文化自觉。老妈不抢盐,因为这几年她和老爸年纪大了,血压高、血脂高,必须降低盐的摄入量,她内心的想法很坚定,辐射来不来到还不一定,盐是一定要减的。她倒是担心我还多些,经常把从电视里学来的知识传递给我,甚至主动向单位里的同事求教交流。这正是科学知识潜移默化地赋予了老妈一种文化自觉。  看到民间这么朴实、自发地对科学的需求,我们似乎没有理由再去埋怨传统。如何有效满足公众巨大的科学需求,才是问题的关键。  科普宣传不妨“学学”张悟本  “我建议科普工作者不妨‘学学’张悟本!”陈爱国一针见血。  “为什么张悟本、李一这样的人能火呢?我们搞科普的不要光对他们嗤之以鼻,更要研究、要反思,人家能把谬论都说得让很多人相信了,为什么我们宣传真正科学的人不能学学他们的方法,学会研究公众的心理,学会讲故事,把科学好好宣扬出去呢?从这个角度看,张悟本为我们科普工作者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那就是如何创新科普服务,让老百姓喜闻乐见,不仅自己愿意参与,还能主动传播给他人。”  一般来看,我国科普方面的基础设施如科技场馆总量少、分布不均,制约了科学素质的提升。但事实上,许多场所都具备科教功能,不光是科技馆,像专业性的展览馆、植物园、海洋馆、包括一些农业旅游、工业旅游的场所等等,甚至包括路边的宣传栏,社区的公告板,这些资源如果都开发好了,社会“大科普”的场所就多多了。譬如济南的新植物园,朋友大老远的带孩子去玩,回来却不满意:那么多花草树木,很多连个标牌、介绍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缺乏科普人才!”这是长年从事科普工作的陈爱国最忧心的地方。  公众所需要的科学知识是经过转换与加工过的“速溶”科学,转化的深度决定了公众接收的难易程度。科普工作者正是这个转化的桥梁,但现行体制决定了科研人员搞科普的积极性不高,专业科普人员又很难担当起提供原创科普内容的重任。  “在科普这件事情上,科学家是要承担社会责任的!”陈爱国说,在有些发达国家,科研项目要立项首先要进行演讲,公众觉得这个研究有用、对社会发展有助益,才能拿到经费。久而久之,科研工作者很自然地向社会传达其研究领域的知识、发现和见解。而我国大多科研工作者尤其是自然科学家,很少发言、发声,即使在发生了类似于抢盐、绿豆之类的事件,也多是在媒体的辗转请托下才“站出来”。科技界也存在一种认识上的误区,瞧不起科普,认为科研人员从事科普“没出息”,实际上,这是关系我们民族未来的一件大事。“我们需要与老百姓密切联系、真正走进老百姓心里的‘权威科学家’,或许我们以后评价科学家时,可以加上对公众的科普服务时数等条件。”
  teng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