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寺已老四门塔弥新 - 大众网

2011-10-27 15:37:10     作者:未知    来源:未知   【新闻论坛】

□ 田可新 张心怡 今年,四门塔修建完成已整整1400年了。如今,饱经沧桑的四门塔迎来了继1973年之后的大修,这让此处闻名全国的佛教圣地在人们的视线中又渐渐活跃了起来。 说“塔”必先说“寺” 说“塔”必先说“寺”。寺叫“神通寺”,与身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声名远播的四门塔相比,塔所在的这座寺的名气显然要小得多。也莫怪,如今找遍整个风景区,也只剩下位于青龙、白虎两山间的谷地中那一处寺庙的遗址,其建造规模、曾有过的风光自然也
□ 田可新 张心怡  今年,四门塔修建完成已整整1400年了。如今,饱经沧桑的四门塔迎来了继1973年之后的大修,这让此处闻名全国的佛教圣地在人们的视线中又渐渐活跃了起来。  说“塔”必先说“寺”  说“塔”必先说“寺”。寺叫“神通寺”,与身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声名远播的四门塔相比,塔所在的这座寺的名气显然要小得多。也莫怪,如今找遍整个风景区,也只剩下位于青龙、白虎两山间的谷地中那一处寺庙的遗址,其建造规模、曾有过的风光自然也就鲜有人知。  神通寺由东晋高僧朗公创建于1660年前,最初名叫“朗公寺”。据说,朗公功德甚高,备受当朝者尊崇,因此,这座寺庙也就得以迅速发展,渐渐成为了山东地区最大的佛教中心。  而朗公寺之所以又被唤作“神通寺”,这里面还有其与隋文帝的一段渊源。相传隋文帝杨坚梦中得佛祖点化,称其母吕苦桃的族亲在济南郡,来此寻亲,竟真找到了母亲的侄子与堂弟。隋文帝深信“此缘来源于佛”,便在开皇三年(公元583年),以“通征屡感”赐给了朗公寺“神通寺”的名字,意在“佛有神通、法力无边”。此后,在皇帝、贵族的推崇下,此处香火愈加旺盛,而在随后的千百年里,寺庙在历朝历代又经历了数个发展起伏,直至清末民初,遭战火毁灭性破坏,这座古刹就此没了踪迹。  即便落寞,神通寺里也有不少国宝。细数起来,四门塔在这里也不过就是其中的一件珍贵文物遗存——寺北的塔林,现存历代主持、高僧的五十余座墓塔,造型上分密檐式塔、阙式塔、幢式塔和亭阁式塔等多种,被誉为“古塔博物馆”;唐代殿堂台基在塔林北,呈长方形,台基上刻有浮雕伎乐人物,或手执箫、鼓、琵琶,或载歌载舞,形象栩栩如生;龙虎塔位于塔林南,三层束腰上精雕细刻着天王、雄狮、龙、虎及众多人物,浮雕造型华美,令人惊艳;还有始建于唐初的千佛崖,拥有造像二百余尊,大都雕刻技法精湛,形象优美……  不得不提的四门塔  可不得不提的还是四门塔,作为我国现存最早的亭阁式石塔,它的古朴简洁、大方浑厚着实让人称叹。一来,它不靠地基支撑,全靠塔心柱承重,却异常坚固、千年不倒;二来,它毫无花俏的装点,墙体大面积的素白,却显得愈加庄重,毫不单调;而塔的四门内各有一尊石佛,南面谓保生佛,北面谓微妙声佛,东面谓阿閦佛,西面谓无量寿佛,均造型生动,神态亲切,让人不禁感叹古代工匠手法的巧夺天工。  四门塔的传说和故事也有不少。相传,在1400多年前,神通寺召来能工巧匠修建四门塔,塔身很快建完,只剩在塔顶安放“塔刹”。塔刹虽然精美却极笨重,如何才能运上塔顶并完好无损地安放,一时间难住了所有人。一天中午,工匠头司徒贤恍惚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望着四门塔塔顶不住微笑。司徒贤上前施礼讨教,不料老人只留下一句“我已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便扬长而去。司徒贤醒后暗自思忖,忽地豁然开朗,“黄土埋到脖子,不就是说把黄土埋的和塔一样高,就能把塔刹运到塔顶上了吗?”随后他和大家立刻用这个办法把塔刹安装了上去,再将黄土清除,四门塔大功告成。而工匠们因此认定是鲁班在梦中显灵,点化他们造好了四门塔,便在塔旁专门修了一座鲁班祠,以示对祖师爷的感激和敬仰。  四门塔北门有棵一千多年枝繁叶茂的古柏,因树上有九股粗壮的枝干平伸,故名“九顶松”。传说一天傍晚,远方飞来一只五彩凤凰栖于树上。黎明时分,神通寺和尚按例敲响寺内的巨钟,洪亮的钟声惊飞了凤凰,由于起飞时用力过猛,凤凰蹬断了粗大的树干。然而,又一夜之后,树干折断之处竟长出了9股粗大的枝杈,挺拔苍劲,茂密葱茏,使整棵柏树长得更加雄健、壮观,也就形成了今天的“九顶松”。有人会问,那只凤凰又飞去了哪里?传说,它起飞后,在涌泉庵的山崖上落下,此崖因此得名“凤凰台”,而不料涌泉庵的钟声也跟着响起,凤凰又被惊飞,最后落到柳埠村北山上,而此山就是现在的“凤凰山”。  现代的“传说”一样地动人。1997年3月的一天清晨,四门塔工作人员意外发现面朝东方的香积世界阿閦佛佛首不见了。阿閦佛在四尊佛像中最为传神,保存得也最为完好,因此成为盗贼下手的首选目标。接到报案后,警方迅速在全国各地撒网展开侦查,历时两年后,终将犯罪分子抓获归案,然而佛首却依旧下落不明。2002年3月,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教授接到了一通来自台北的电话,告知台湾法鼓山文教基金会有一尊佛首与四门塔丢失的相似,是一些佛教弟子花重金买到后捐献给基金会的。闻听此言,刘凤君十几次前往四门塔实地考察勘测,并动身前往台湾进行鉴定,最终证实这尊佛首就是四门塔丢失的国宝。台湾有关方面同意归还佛首后,经多方协调,同年12月,佛首被重新安放在了和它本为一体的阿閦佛的佛身之上,重新焕发出昔日的光彩。  寺已老,塔多娇  岁月的侵袭加之年久失修,已经让四门塔顶材料老化、漏雨渗水,塔身有裂隙,塔心室石材风化、有水渍。此外,唐代建筑台基也出现了地面方砖破损、四周出现积水、镶嵌石刻表面风化严重等情况。此次维修正是有针对性地解决上述问题。  四门塔顶将进行防渗漏工程,清除墙面、佛身石灰水污染,修整现有塔基地面;唐代建筑台基将实施保护性设施改造,拆除现有的保护游廊和四角亭,设挡土墙及进行排水改造;此外,也将对青龙亭及白虎亭分别进行整修和修复。此次维修投资将本着“必须原址保护,尽可能减少干预”、“保存现存实物原状和历史信息”等原则实施。  那么,已经不复存在的“神通寺”是否能被复原?维修方案里的一句“不再重建”让这种设想没了可能。这是不是一种遗憾呢?倒也未必。与其硬生生要仿建出个替代品,非在里面揭出个尘封的记忆、品出个曾有的神韵,还不如就留下那一片遗址与四门塔遥相呼应,让人们在缺失中自由寻找一段关于四门塔、关于神通寺精彩的过往,在想象中完成一次“追远”的历程。这样挺好。而四门塔“前世今生”的那些事儿也开始在坊间流传。
  teng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