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证》原作者曾因怒写731部队罪行在日屡受攻击

2015-08-21 09:56:14     作者:未知    来源:央视新闻   【新闻论坛】

一位日本作家,用纪实文学《恶魔的饱食》,回答了这一连串的问题。然而,他却曾屡次拒绝我们的采访:“其实,想来采访的记者很多,但是这些年,我受到的攻击也太多了。”一再坚持之下,他终于向央视记者讲述了那些令人悚然的故事——

   原标题:《人证》原作者接受央视专访  因怒写731部队罪行在日屡受攻击  

  731部队,每个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们究竟做了什么样的实验?谁发现了这支部队的秘密?战后,部队的成员哪里去了?

  一位日本作家,用纪实文学《恶魔的饱食》,回答了这一连串的问题。然而,他却曾屡次拒绝我们的采访:“其实,想来采访的记者很多,但是这些年,我受到的攻击也太多了。”一再坚持之下,他终于向央视记者讲述了那些令人悚然的故事——

  他是揭露731部队罪行的日本作家:森村诚一

  在日本,研究731部队的律师、医生、教授,无人不晓作家森村诚一。森村先生本是日本大名鼎鼎的推理小说家,他写的《人性的证明》被拍成电影《人证》,成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国电影之一。

  佳作等身之时,一个名叫常石敬一的大学教授找到了他。常石先生在研究时发现,日本在生物化学领域处于世界尖端地位。但经过调查,他得出惊人的结论:这些研究成果来自于日军在二战时进行的活体细菌实验!

  为揭露日军的罪行,常石先生出版了相关作品,无奈无人问津。于是,他找到了森村诚一。由此,森村先生放下写推理小说的笔杆,开始了“痛苦”的写作——完成一套三册的纪实文学《恶魔的饱食》。

  读罢《恶魔的饱食》,让人背后发凉

  见到森村先生时,他第一句话说:“天气这么热,我以为你们不会来了。谢谢你们来采访我。”他非常非常瘦,医生建议他再胖些才能算健康。他脸上的轮廓很深,高鼻子、高眉骨、深眼窝,如果目光更犀利一些,那就是一张鹰一样的脸。但森村先生却长了一双大眼睛,眼神温和得不像个推理小说家。

  采访前,我用4天时间看完《恶魔的饱食》,中途无数次停下,想象要是见到森村先生,应该会嚎啕大哭吧。作为推理小说家,他的逻辑缜密、落笔冷静,一次都没有抓着你的肩膀摇着你的身体说,“看,多残忍,你看到了么,是不是很残忍?”但在那异常冷静的笔触背后,却蕴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力量。

  “我们在阅读本书时,视线不要避开惨绝人寰的内容。毋宁说,这正是潜藏在人身上的可怕的本性。不得不认为,平时的人由于法律、秩序和理性,给这种本性套上了马嚼子。”森村先生,仿佛看透了读者。

  731部队成员痛哭讲述实验过程

  731部队把关押的俘虏统一称为“马路大”,给每个“马路大”编上3位数的号码。“马路大”在日语里的意思是圆木头。也就是说,俘虏不用人名,他们只被当成是会说话的活体实验材料而已。

  《恶魔的饱食》中,描述了一对母女接受氰酸毒气实验的经过。毒气实验是731部队中残忍的实验之一,主要有芥子气实验、氰酸毒气实验。实验的目的是测试在不同毒气下,或者在相同毒气不同浓度下,人的存活时间,以给日军开展毒气战提供依据。让一对母女同时进入实验室,是要测试成年人和儿童面对相同毒气分别能“坚持”多长时间。母亲看见毒气飘进密闭的实验室,就把女儿的头使劲往地上埋,试图用身体保护住女儿。之后,女儿先死亡,母亲随后死亡。

  我问森村先生:731部队的士兵在做这些实验的时候,真的把俘虏当作圆木头么?还是他们也曾动过恻隐之心?

  森村先生说:“把毒气实验讲出来的,是当时站在毒气室外,握着秒表,测算母女何时断气的士兵。他在讲述的时候哭了,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说我也有妻子儿女,我居然能冷静地去算他们要几分钟才死。我怎么能那么做?”森村先生说,在那一刻,士兵的人性回来了。

  “战争结束之后,这些士兵才变回人,”森村先生说,“他们当中很多人得了战后综合症,在战争结束之后才发现自己在战争中做的是恶魔一般的行为。几乎所有人都会反省。而战争,让人从精神上变得非人化,构筑了非人的精神世界。”

  “我们也是站在731部队延长线上的人。万一再次发生战争,处于同样条件下,我们也会不断地干出同样残酷的恶魔行径来。”他在书中如是警示读者。

  敢于直面历史的,多是731部队下层士兵

  写作的过程中,森村诚一和他的助手们采访了30多名曾经的731部队士兵,每个人都有相似的故事。很多人在讲述的时候痛哭,有人常年内心受到煎熬,或者在有特殊意义的时间点情绪崩溃。

  愿意提供证言的大多是下层士兵。“他们是直接做手术的那些人,做的是最直接、最肮脏的事情。战争之后,他们过得并不好。他们对我说,如果您能把秘密公诸于众,我们就没有必要把它带进棺材。”

  森村先生说,当时供职于731部队的那些中上层军官,很多人在战后进入了日本的医疗机构、医学院校,或政府部门工作,“他们在战后没有受到惩罚,甚至在法庭上都没有被判有罪。”

  如果没有森村先生、常石先生,这些士兵也许真的会把731部队的秘密带进棺材,而另一些人,也许会继续享用活体细菌实验给他们的人生带来的荣耀。

  臭的东西,应不应该用盖子盖住?

  这些年,森村先生的家门口曾被人泼上油漆,家里电话24小时响个不停,门口一度得有警察保护安全,那些极端的右翼分子把森村先生视为“卖国贼”,让他“断笔”。森村先生说,这绝不可能:“我希望中国人知道,我写这部作品,是出于我作为一个日本人的善意。日本人在反省,做当初那些事情是不对的。”

  “日本有句俗语,臭的东西要用盖子盖住。可是我觉得,臭的东西就是臭的,应该全部暴露出来,告诉大家,我做了错的事情,然后道歉。这才是正确的。”

  如今,日本人对战争的认识,更多停留在受害者的角度。人们知道战争的残酷,知道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知道东京大轰炸;人们站在街头抗议新安保法案让日本重陷战争威胁,在神社里虔诚地祈求和平。但是,很少有人会理性地思考:为什么好端端的日常生活中会掉下原子弹,为什么歌舞升平的生活中会遭遇轰炸?很少有人去追问一句:在战争中,日本做了什么?

  去年10月,英国泰晤士报驻东京的记者发表了一篇报道:泰晤士报记者获得了一份未公开的日本广播协会NHK内部文件。文件显示,NHK的员工被要求:禁止提及日本在南京的强奸行为,禁止提及日本在战时使用“性奴隶”一事。这些要求显示的正是日本保守派民族主义者首相安倍晋三的立场。正是日本政府的如此态度,造成了日本社会的现状。

  森村先生在书里坦白:“揭露自己的国家曾经犯下的错误是伴随着痛苦的。我们忍着痛苦把这些告诉下一代,让他们不要随着记忆的淡薄,而忘掉老一代人用生命换来的教训。”

  采访之前,我满脑子的问号都汇聚成一个问题:为什么森村先生不当个讨人喜欢的推理小说家,而要费尽心力地剖析731部队?采访结束,我没问。森村先生已经给出了回答。

  来源/央视新闻

  本期监制/许强 周庆安 主编/张鸥

  刘春暖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